永璂:大清最可憐的皇子,生前無爵死后受辱

  今天趣歷史小編為大家帶來了一篇關于永璂的文章,歡迎閱讀哦~

  古代封建社會,皇子在某個階段可以說是除了皇帝之外最為尊貴的人,身為天潢貴胄的他們在享受特權的同時,更重要的是享有繼承皇位的可能性。然而,清朝卻有一位皇子,不但痛失繼承皇位的資格,還成為名副其實的穿孝阿哥,生前沒有任何爵位,死后還被父親羞辱,他就是乾隆第十二子永璂。

image.png

  乾隆十七年四月二十五日凌晨四點左右(寅時),35歲的繼皇后那拉氏在翊坤宮生下了她人生中的第一個孩子,令那拉氏高興的是,這個孩子還是一個皇子,他享有“嫡子”的榮耀。沒過多久,乾隆便從暢春園趕回了宮中,聽聞皇后那拉氏誕育皇子,乾隆打破了先去壽康宮給皇太后(孝圣憲皇后)請安的慣例,徑直來到了翊坤宮。當乾隆看到那拉氏所生皇子的那一刻,心中無比歡快,于是他當即寫下詩作,令眾多大臣與自己同樂,這是當年孝賢皇后誕育皇七子永琮之后,乾隆再一次寫詩祝賀誕育皇子,而且也是最后一次。

  不久之后,那拉氏所生的皇十二子有了一個名字,即愛新覺羅·永璂(注:qi,與五阿哥永琪同音)。璂在古代指的是鑲嵌在皮件里的玉石,天子皮弁飾十二璂,而永璂在乾隆眾皇子中排行正好是十二,乾隆在給永璂取名時所抱的期待可想而知。

  著名史學家錢大昕曾為永璂講學兩年,他曾評價永璂“天資淳粹,至性過人”,由此可見,從天賦上來講,永璂在乾隆眾皇子中是比較突出的一個。

  乾隆二十九年,永璂13歲了,這一年,乾隆為兒子永璂從蒙古挑選了一位嫡福晉,她是蒙古某位王公(臺吉)的女兒,姓博爾濟吉特氏。這名女子并非出自孝莊太后的娘家科爾沁部,而清初皇后無一不是出自科爾沁部,這一就意味著永璂很有可能將與儲君之位無緣,對此,繼后那拉氏不可能感覺不到。恰好在這個階段,乾隆與繼后那拉氏之間的關系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乾隆三十年對于繼后那拉氏來說是災難性的一年。這一年發生了兩件大事,首先是“皇后失東珠”一案,據說繼后那拉氏勾結宮中侍衛盜取了東珠(大珠),此事被容嬪(回后)告發,乾隆命人查實確有此事,而那拉氏的侄子訥蘇肯卻遠在新疆,此事那拉氏處于一種孤立無援的境地。

  第二件事便是震驚朝野的繼后剪發事件。繼后那拉氏在當年的南巡途中私自剪發,竟向皇太后、皇上發起了詛咒,乾隆認為那拉氏必定是恨他已久,夫妻之情從此決裂,那拉氏從此失寵被打入冷宮。先是住到了翊坤宮的后殿,后來被移到了永和宮,且在用炭方面受到了削減或者停止,也就是說在冷宮的那段時間,那拉氏可能連口熱水都喝不上,更不用說是煎藥了,這與朝鮮使臣所記載的“幽廢皇后,絕其往來,損其飲食,日加誚責,令其速歿”是相吻合的。

image.png

  乾隆三十一年七月十四日,繼后那拉氏凄慘地死于永和宮,當時乾隆正在木蘭圍場打獵,聽到那拉氏去世的消息不為所動,只派十二阿哥永璂趕回宮中穿孝。值得一提的是,那拉氏死后并沒有在宮中停靈,而是直接移到了東直門外的靜安莊,永璂回到京師后是直接去了靜安莊穿孝的。

  沒過多久,乾隆便下令將那拉氏草草地塞進了純惠皇貴妃的地宮,令其位居側位,堂堂皇后之尊死后竟然成了一名服侍皇貴妃的丫鬟,真是可憐至極啊!

  那拉氏從失寵入冷宮到去世,持續了一年多的時間,以當時的待遇來看,她不可能撐一年多,因此肯定有一件事在支撐著她的生命力,那就是兒子十二阿哥永璂的婚事。按照乾隆之前的打算,永璂與準嫡福晉博爾濟吉特氏的婚事應該在乾隆三十一年的十一月份舉行,但當時那拉氏的病情已經十分嚴重了,乾隆也沒有為此提前為永璂舉辦婚禮,最終那拉氏還是沒能能到兒子永璂結婚的那一天。而事后因那拉氏之喪,永璂的婚事被延遲了四年,一直到乾隆三十五年才與博爾濟吉特氏成婚。

  那拉氏死后,最為尷尬的無疑是十二阿哥永璂了,從此,永璂頭上便失去了“大清嫡子”的光環,淪落成一名“穿孝阿哥”。

  一般來講,清朝皇室有個傳統,被選定為繼承人的皇子是絕對不會公開給某位妃嬪或是王公穿孝的,乾隆三十九年慶貴妃(慶恭皇貴妃,嘉慶帝養母)去世之時,永琰嫡福晉與眾位阿哥都趕到了靜安莊穿孝,而身為養子的永琰(嘉慶帝)則獨自在宮內的北小花園戴孝(原文:十五阿哥宮內北小花園穿孝),因為此時的永琰已經被乾隆秘立為皇儲了。

  通過查閱史料,發現十二阿哥永璂的穿孝經歷可真的不一般:五阿哥永琪(榮親王)、繼后那拉氏、莊親王允祿、謙妃、惇怡皇貴妃、和親王弘晝、諴親王允秘、豫妃、慶貴妃、令懿皇貴妃。這些人去世后,永璂都在穿孝人員行列,幾乎每年都在穿孝,而清朝皇室規定,皇子穿孝期間穿著飲食甚至頭發都有明確的限制,甚至都不能生子,由此帶來的后果便是永璂一直沒有子女降生。

image.png

  乾隆四十一年正月二十八日,飽受了十年冷眼的永璂終于支撐不下去了,這一天他閉上了眼睛,年僅25歲。更可憐的是,乾隆非但沒有給兒子永璂一個爵位,還下旨用宗室公例治喪,這無疑是對永璂的一種羞辱。不久,之后永璂便被葬到了朱華山的十二貝勒園寢。

  不管怎樣,一切都入過往煙云,消失在了歷史的天際中,只剩下后人那無盡的哀嘆!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
捕鱼来了弹头怎么卖 排列3带坐标走势图带连线 久久爆品会赚钱吗 516游戏中心安卓 cba赛程录像 海南4+1 易发棋牌app 澳门博彩 老公不赚钱还好吃懒做 888游戏棋牌中心官网 扑克21点怎么玩 球棎比分足球即时比分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360 北京单场全包什么意思 宁夏十一选五技注技巧 广西快乐10分官网手机网 贵州11选5开奖视频